蔚来首次敞开造车车间!李斌现场回应质量质疑

日期:2019-05-10 |  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人围观 |  0 人鼓掌了!

  9月下旬,受ES8的车载系统出现黑屏、派充电车跟随ES8车主进藏等事件影响,蔚来汽车近期处在了舆论质疑的中央。有大V指责ES8是半成品,也有观点称蔚来派充电车跟随ES8车队进藏属于炒作…而此前关于江淮

  9月下旬,受ES8的车载系统出现黑屏、派充电车跟随ES8车主进藏等事件影响,蔚来汽车近期处在了舆论质疑的中央。

  有大V指责ES8是半成品,也有观点称蔚来派充电车跟随ES8车队进藏属于炒作…而此前关于江淮汽车是否有能力造豪车、江淮蔚来的合作工厂能否解决生产问题等老质疑也再次出现。

  10月25日,车东西受邀赴蔚来汽车合肥生产基地——江淮蔚来汽车工厂进行参观,李斌和蔚来汽车质量副总裁兼质量委员会主席沈峰也赶到现场,就蔚来汽车的生产制造、产品质量、交付进展、美国上市等关键问题进行深入沟通。

  这既是蔚来汽车首次大规模对媒体开放工厂参观,也是上市后李斌首次大规模公开接受媒体采访,背后意图相当明显——就是通过展示自己的制造能力、派出一把手和分管产品质量的高管解答疑惑等动作,来减缓最近的舆论风波。

  在沟通过程中,李斌不仅详细回应外界的各种质疑、透露车型研发计划、对理想制造进行了评论,更是公开叫板特斯拉,称其中国区销量永远追不上蔚来,还表示“蔚来汽车在7月上市和9月上市结果大不相同”等,金句频频。

  9月底,有ES8车主发微博称车辆屏幕突然黑屏,随后车评人38号发万字长文称ES8是半成品,引起激烈讨论。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与车和家董事长李想先后发文简单回应。在当天的活动中,李斌又就此事进行了详细回应。

  李斌表示,蔚来承认软件系统存在一些问题和优化空间,随后也向外界告知了改进与升级计划,但李斌同时也表示软件问题存在两大原因:

  一是智能电动汽车的软件、三电和自动驾驶系统都采用OTA逐步迭代的设计,因此并不会等软件系统达到100分完美的时候再推出,而是选择在系统大概60分的时候就交付,并且不断迭代。

  “如果第一款iPhone发布的时候就按照今天的软件标准去要求苹果,那第一款iPhone就永远无法发布。”李斌举例说道,“所以智能汽车永远都是半成品。”

  二是ES8采用了很多新的芯片,例如Mobileye EyeQ4,所以系统开发也遇到了许多新问题,最后造成了目前的问题。

  李斌认为,ES8与行驶相关的软件基本达到100分,娱乐和便利性软件则大概在60分左右,存在优化空间。但同时强调,ES8的芯片、屏幕等关键硬件都选择的是符合车规的产品,为持续迭代做好了基础。

  不过在车东西看来,智能汽车的软件系统不应该是以60分为基础,然后通过OTA逐渐加分的状态。而应该是像上学一样,先在一年级取得80分或者100分,然后再去二年级取得80分。

  车东西认为,苹果实际上就是这种上学升级模式,不过其iOS系统新版本升级时也确实出现过一些死机、卡顿等细节问题。

  对于自动驾驶系统,李斌则称蔚来的策略要保守很多,预计明年1季度末会释放大部分自动辅助驾驶系统的功能,并到年底再开放更多。

  李斌在现场放出了ES8的交付情况图表,今年6、7、8、9四个月分别交付了100、381、1121和1766台车,总计3368台车。

  李斌在现场直接叫板特斯拉,称ES8在交付的第一个季度(三季度)的销量已经超过了特斯拉的交付数,而即使2019年Model 3实现国产,特斯拉在中国也永远也追不上蔚来的销量。

  事实上,这并不是李斌第一次“开炮”,他此前还在大会上公开表示国产低价电动车是垃圾、当着北汽董事长徐和谊的面儿称蔚来比北汽有前途等。

  在车东西看来,且不说特斯拉官方并未公布中国区的销量数据,单说李斌用最贵54.8万的ES8跟起售价在70万左右的特斯拉Model S和Model X比销量就并不公平,毕竟车辆越便宜销量越大,但他给出的两个理由还是能站得住脚。

  一方面,特斯拉现有产品在自动驾驶等智能化方面确实领先,但是在语音交互、互联网内容和应用方面就远不如国产产品。另一方面,国内车市的SUV热潮有目共睹,蔚来第二款车型ES6就是SUV,单说车型确实比Model 3更具潜力。

  车型布局上,李斌透露ES6的研发基本完成,预计于明年6月交付。第三款车进展非常顺利,并且开始了第二个车型平台的研发工作。

  今年10月,蔚来还专门对江淮蔚来的工厂进行了改造,为量产ES6做准备。此前有媒体曝光了ES6的谍照,外形就是小号ES8,而接近蔚来的人士也向车东西表示ES6即将在年底发布,按照蔚来的惯例,ES6或许还会在12月中旬的NIO DAY上正式发布。

  需要注意的是,特斯拉最大外部股东Baillie Gifford也同样投资了蔚来汽车,占股11.4%。对此,李斌透露称Baillie Gifford是长线基金,一直与蔚来有长期接触,投资蔚来正是看好蔚来的3—5年的发展规划。

  李斌从蔚来成立后就一直表示要通过“制造合作”(代工)的形式解决生产问题,在本次江淮蔚来汽车工厂参观中,其又重申了这一观点,并强调与江淮的制造合作将持续进行,ES6也将在此投产。

  不过有趣,此前有媒体报道称蔚来已经在上海开始自建工厂。而蔚来更是还高调地与长安、广汽成立了合资公司,出现了生产四角恋的情况。

  关于蔚来是否在自建工厂以及建设进度问题,李斌在现场犹豫了一下后笑着向车东西表示,这个问题目前保密,在合适的时候会进行公开。

  而在谈及资质问题时,李斌又称如果国家放开资质审批,蔚来也会去进行申请(申请意味着需要建厂)。

  结合着李斌第一个问题的“犹豫”和第二个问题的解释,车东西推测其自建工厂事项应该已经处于八九不离十的状态。

  关于“江淮蔚来”、“广汽蔚来”和“长安蔚来”的异同,李斌则解释称江淮与蔚来只是制造合作(代工),而“广汽蔚来”和“长安蔚来”则可以理解成蔚来与广汽、长安一起设立的新造车公司。

  这两家新造车企业会在蔚来、广汽、长安之外另立品牌造车,不会生产蔚来旗下车型,不过会共享母公司的一些技术和资源。

  “你可以将他们理解成是蔚来参与投资的小鹏和威马。”李斌举例道,“他们定位不同,针对不同级别的市场。”

  蔚来汽车目前刚好成立3年,其于2017年4月的上海车展推出了首款车型ES8,并于当年12月16日宣布上市,从今年6月开始进行交付。

  对于传统车企来说,开发一款车就要达到5年时间,成立仅3年的蔚来为何能做到这种速度?

  蔚来成立后2015年就有四个团队在开发电机,当年三四月份又在中、美、德、台四地设立四个团队开始做原型车,2015年9月份最终选择了ES8的车型方案生产样件开始量产,ES8的骡车2016年4月开跑。

  制造方面,江淮蔚来工厂还在建设期间,蔚来就于2016年7月在南京建了一座试制工厂,与江淮汽车的制造团队一起研发生产流程与工艺,并对江淮汽车的制造员工进行培训,待江淮蔚来工厂建好后,这些经过培训的制造员工迅速到位开始量产。

  验证测试阶段,蔚来制造了五六百台测试车在牙克石、浙江、海南、澳大利亚、慕尼黑和旧金山多地进行测试,总测试里程300万公里,而一般车企进行测试的测试车则在200台左右。

  这种多团队、多线研发和大规模多地测试的做法,确实能够加快研发量产节奏,但是缺点也很明显,成本也更高。

  在常说的新造车企需要抢在传统车企转型智能电动车前站稳脚跟,因此要抢时间这个理由之外,李斌在现场也给出了一个更直白的回答,称如果能早交付两个月,就意味着蔚来能早上市两个月。

  很明显,李斌所指的即今年由于经济形势问题,国内很多企业都选择较早上市,反而拉低了自己的融资量和市值。

  对于老生常谈的交付问题,李斌称蔚来的渠道虽然还没有在全国铺开,但是其交付的车辆已经覆盖了145个城市,涵盖除了台湾和西藏外的所有省份。

  随着创始版的交付逐渐走上正轨,蔚来还将于11月28日开启基准版的交付。李斌预计,到明年1季度就能达到此前设定的按订单生产、4周交车的目标。

  渠道方面,目前,蔚来已经在10个城市开设了12家蔚来中心和6个体验店,年内计划是总计部署13个蔚来中心和11个体验店。

  充电方面,蔚来通过与各地物业和电网公司的反复沟通,想尽办法来帮用户解决充电桩安装问题,ES8车主的家用充电桩安装率很高。与此同时,蔚来发现车主在高速公路上更在乎充电速度,因此正大力推动在高速服务区上搭建换电站的工作。

  李斌分析指出,全国有14万公里高速路,按照每200公里设置1个,总计需要700个站。而即使算上高速公里两边服务区无法沟通的站点,总计需要部署1000个换电站。

  在活动现场,李斌也发表了对自己的老对手和朋友,车和家李想发布的理想制造ONE的看法。

  

  李斌指出,理想制造和蔚来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路线,理想制造很有中国特色,数字交互也很有特点,在成本、效率和功能上都有兼顾,最后如果能在不同市场取得最好的位置挺好的。

  “大家都是新生儿,新造车公司之间不要打口水战,”李斌总结道,“新造车公司会有一部分活下来,但大部分都会有不少挑战。”

  在与李斌进行了较长时间的沟通交流后,车东西也进入江淮未来汽车工厂的冲压、焊装和总装工厂进行了参观。

  江淮蔚来汽车工厂位于合肥市正南方的经济技术开发区,于2016年10月动工,2017年下半年就正式投入使用,总占地近840亩,建筑面积约23万平米。

  与其他新建工厂一样,江淮蔚来工厂采用了最新的设计和建造思路,引入可工业机器人、光通道漆面检测系统等业内最先进的生产系统,自动化程度很高,核心亮点是设置了自主品牌首条全铝车身生产线。

  但车东西也发现,目前该工厂内部还有不少预留的空间,略显空荡,生产节奏也没有达到满负荷状态,后续应该还能进一步提升,从而完成ES8的产能爬坡。

  ES8的车身使用了3、5、6、7四种铝材,总覆盖率96.4%,蔚来更是称这是全球铝材应用率最高的全铝车身。

  与钢材相比,铝合金在保持强度的同时大幅降低了重量,是一种高级材料,但是最大的问题是铝合金的物理特性导致其冲压和焊接难度较大,成本高昂,因此过去只有豪华品牌车型在使用。

  冲压部分,蔚来汽车采购了来自日本富士、天汽模等供应商的模具,通过十多次CAE模拟和回弹补偿开发冲压工艺保证了成型裕度,并对模具进行了10多次调试优化,保证了冲压件精度和质量。

  焊接部分,蔚来汽车采购了300+台ABB等公司的工业机器人投入生产,并引入了FDS热熔自攻铆接、CMT冷金属过渡弧焊、RSW铝点焊、Adhesive结构胶、Laser激光焊、Monobolt高强度抽芯拉铆等7大工艺解决了铝材和焊接/连接难题。

  在蔚来汽车确定了由江淮代工制造ES8车型后,外界一个常见的质疑是,没有生产过豪华车的江淮汽车能否保证ES8符合豪华车的质量标准?

  对此,蔚来的解法先是引入先进设备和工艺,其次就是构建一支产品质量团队直接入住江淮蔚来工厂,直接盯着生产进程。

  去年圣诞节,在福特和沃尔沃工作多年的前沃尔沃中国研发公司总裁沈峰正式加盟蔚来汽车,出任质量副总裁和质量管理委员会主席。

  与此同时,前宝马全球副总裁柯汉(Hans Kroeppelt)和前华晨宝马沈阳铁西工厂质量副总裁、宝马与Mini中央质量副总裁Steffen Wirth也加入了蔚来汽车负责质量工作。

  沈峰表示,蔚来汽车自己在全球有3000+研发人员和2000+专利,为了保证制造质量,总计有700+制造和质量工程师在负责江淮蔚来的生产质量,其中有200人直接常驻合肥,每日监控制造进程,且工厂2000+操作工均是按照蔚来的标准培训和选拔而来。

  此外,在ES8的生产过程中,总计还设置有3000+检测内容,保证每个环节的质量。

  有趣的是,沈峰透露称为了让江淮的制造工人和蔚来的工程师们能够拧成一股绳,管理层也通过“洗脑”的方式让两支队伍融合在一起。

  “你现在去问工厂的员工,他们不会回答自己是江淮或者是蔚来的人,而是说是江淮蔚来的人。”沈峰举例说道。

[日志信息]

该日志于 2019-05-10 由 admin 发表在 未知 网站下,你除了可以发表评论外,还可以转载 “蔚来首次敞开造车车间!李斌现场回应质量质疑” 日志到你的网站或博客,但是请保留源地址及作者信息,谢谢!!    (尊重他人劳动,你我共同努力)


Copyright © 2018-2020 k8.com凯发娱乐城_www.k8.com凯发娱乐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