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打桩工:生有时辰死有栖地

日期:2019-06-07 |  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人围观 |  0 人鼓掌了!

  同乡陪着病床上的老范,他们为老范庆幸,同时也希望自己不要遇到这样的险情。本报记者 王毅 摄

  范声家当打桩工,是受了大哥范声福的影响。范声福今年50岁,1990年就当起了打桩工。

  范声家的老家在湖北大冶宝安镇范家湾枫林村,这个听起来有些诗情画意的村庄,村民的生活并不富裕。

  范家兄弟姐妹5个。20年前,全家只有3间矮房子,用木板搭的,这么多人根本住不开。

  老二范声权和范声福商量,他们是兄妹中年纪较大的,“我们要想办法赚点钱”。

  范声权在外面干点泥土活,认识了一些人,有小包工头叫他一起去干活,他没时间,就问大哥愿不愿意去。

  1990年,范声福已经成婚,有4个小孩,最大的10岁。听说有活干,范声福想都没想就决定要去。当时顾不得考虑,他只希望挣点钱养家糊口。

  1995年,范声家在外打工当石匠,埋炸药开山炸石。一次,一块石头飞过来砸断了他的手,没有获赔一分钱。范声家不能再当石匠了,可家里还有很多账要还,他想到了和大哥一起当打桩工。

  五六年前,在外当小包工头的老二范声权,也被迫当起打桩工。范声权曾在武汉承包一个工地,活干完老板跑了,6万多工钱没人给。为还上这笔钱,他也当起打桩工。这比他当包工头来钱快。

  范声家长相俊朗,可因为家里穷,27岁还没结婚。范声家和兄妹们挤在木板搭的屋子里,结婚没房子,就借用大哥范声福的房子。

  是当打桩工改变了范家的生活。范声家说以前搞不了多少钱,一年最多千把块钱,可当上打桩工,一年可以搞三四万。

  当时,和范家一样在外当打桩工的老乡,家中都起了类似的变化,他们盖楼房、买家电,在同村人中颇有几分衣锦还乡的感觉。

  羡慕的人多了,人们希望多挣钱,当地干打桩的也越来越多。“一个镇几千个”, 范声权说,干这行经常遇老乡。

  雷访和卫军是范声家的老乡,他们几乎同年从事打桩行业。他们和老范一样,家中有老人和孩子需要抚养,打桩是他们挣钱的一条捷径。

  “为什么工资这么高?”“危险。”工人们给出几乎一致的答案,但他们又认为,危险不会出在自己身上。

  “生有时辰,死有栖地”, 范声家给出了这样的答复。范声家说,这是他老家的一句俗语,是说人生出来是有时辰的,死了也自然会有埋尸体的地方。“要生就生,要死也逃不掉,听天由命。”

  “这个工作,危险天天都有,什么工作都有危险。”打桩工雷访也承认,“出事的也多”。

  有一年,范声家、雷访一起在武汉中南路附近一个大楼工地做工。他们分别在不同的护筒内做工。

  原来,一位工友在打桩时,没有按照工序挖一点固定一点,而是一下挖了三四米,上面的土一下子垮了。

  范声家、雷访以及工友,拿起铁锹、洋镐就挖,一边挖一边呼喊。挖了两个小时,工人们的手出血了,人还是看不到。后来,挖掘机来了,人挖出来时已经死了。

  工友们望着死去的老乡,沉默不语。这位死去的工友是范声家、雷访的老乡,他们一起打工五六年,“是吃一个锅的工友”。

  “危险不是我一个啊,老家有几千人都搞这个”, 范声家的老乡卫军这样解释。

  陈凤梅也曾给范声家立下这样的规矩。干活时,陈凤梅和范声家配合,陈凤梅在井上摇滑轮,像打井水一样,把范声家送到井底,然后再把他拉上来。

  但危险仍然会发生,一次,下一个7米多深的井,离井底还有3米多时,陈凤梅的手一滑,绳子呼地一下坠了下去。

  当晚,夫妻俩聊了很久,他们给自己定了规矩:“深的井再也不下了,给再多的钱都不下。我们不要钱,我们要命。”

  但夫妻俩的决定很快被现实打碎,他们的孩子上学、家里盖房子欠两三万块钱。打桩下得越深工资越多,深井挖一米,工资少则百余元,多则上千元,为了还债,不得不下。

  范声家被困的当天,海面涨潮,施工方开始通知工人都上来。当时,范声家还有最后半米没有完成,再坚持半个小时就多500块钱。为了这几百块钱,范声家选择了留下。

  两间房子,两排通铺,这是大冶农民工在浙江乍浦打工时的居住地。17名工人分成两拨,一个房间10人,一个7人。4对夫妻则在通铺上扯了几个帘子,白天拉开,晚上睡觉拉起来,算是一点私人空间。

  打桩工们出门都过着这样的小集体生活。卫军的妻子说,这样的生活他们早已接受,只要人安全。

  每次出门,都是10几个老乡一起,打桩不需要很长时间,一般不到一个月就可以回老家,然后继续等活干。

  农民工们嘴上说着“不危险”,但他们也时刻绷着这根弦。守在范声家病床边的几位工友,都已两鬓斑白,他们从事一二十年打桩工作,自称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

  “还好老范命大,谁想到现在还能和他开玩笑。”昨日,在范声家的病床前,7个工友围在一起,几声欢笑过后,工友雷访不禁感叹。

  

  范声家被困的77个小时,雷访一直在井口守着,他睡不着。这次,老范和17个工友结伴在浙江乍浦打工,而在老范老家,一个镇就有数千人从事这个行业,老范兄弟3人也都从事这行。在湖北的黄石、www.ag88.com!蕲春、鄂州,从事打桩的农民工更是难以计数。

  老范病床边的工友,都干了10几年的打桩工,他们以后还要继续以此为生。老范现在遇到的危险,很有可能就是他们以后要遇到的,而他们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老范这样幸运。

  “为什么工资这么高?”“危险。”“大胆的人容易出事,我们胆子小不会出事”,他们以此安慰自己。干打桩的工人们给出几乎一致的答案,但他们又认为,危险不会出在自己身上。

  打桩工将生死置之度外,但家中的亲人,不能把他们置之不管。家里3个儿子都在干打桩,从大儿子开始干打桩,范声家现已75岁的母亲就开始信教,希望可以保佑儿子们。

  大儿子打桩20年,二儿子打桩5年,小儿子打桩15年,这些日日夜夜,范声家的母亲都会对着儿子打工的方向祈祷。一位千里之外的母亲,以此寄托对儿子的祝福和保佑。

  范声家出事后,工友雷访和卫军的妻子,都怕自己的丈夫出危险,她们劝说丈夫不干了,可又没有其他赚钱的途径。“想到一大家子都需要钱,我也说不出什么了”,雷访的妻子说,她曾经暗暗掉泪。

  看到叔叔死里逃生,范声家的侄女专程从上海赶到浙江乍浦看望。她也再次劝说自己的父亲范声福,“年龄大了,不要再下井了”。

  范声家的侄女说,每年打工回家,她都劝说自己的父亲范声福不要再下井了。范声福说,儿子结婚,还差别人三四万,钱还上了,他就不再下了。

  范声家的打算是,到50岁他就不下井当打桩工了,手上有了钱他要回去养鱼,一家过上安定的日子。

  打桩工们都有着自己的计划,他们要挣钱,他们都希望现在多干点,以后回家谋个固定的生路。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鄂)字5号鄂新网备1005-0001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鄂B2-20090118鄂ICP备13008093号

  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湖北知音传媒股份公司院内 网站邮箱:

[日志信息]

该日志于 2019-06-07 由 admin 发表在 未知 网站下,你除了可以发表评论外,还可以转载 “湖北打桩工:生有时辰死有栖地” 日志到你的网站或博客,但是请保留源地址及作者信息,谢谢!!    (尊重他人劳动,你我共同努力)


Copyright © 2018-2020 k8.com凯发娱乐城_www.k8.com凯发娱乐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